首页 > 新闻网 > 新闻故事 > 故事聚焦 > 正文

气象观测员:城市“体温”的记录者

核心提示: 2月5日,农历腊月二十,距离除夕仅剩10天。在淮北,家家户户都在忙着腌腊味、灌香肠、置办年货,街头巷尾处处弥漫着浓浓的年味儿,人们都期待着能在这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里阖家团圆。

2月5日,农历腊月二十,距离除夕仅剩10天。在淮北,家家户户都在忙着腌腊味、灌香肠、置办年货,街头巷尾处处弥漫着浓浓的年味儿,人们都期待着能在这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里阖家团圆。

近日,记者来到市气象局观测站采访,工作人员正在记录数据,检修仪器。提到即将到来的春节,工作人员苏靓表示,“以前在节假日我就没见过我父亲,从今年开始又变成了父亲见不到我了,节假日反而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如果说春节是中国人口的大迁徙,那他们气象观测员的工作就是为这场大迁徙提供最佳的气象保障服务。

说起气象观测员,就不得不提到苏靓的父亲——苏玉杰,他35年如一日,在我市一线气象观测点,不畏艰苦,直面孤独,忠诚坚守,密切关注着风云雨雪,准确记录着阴晴冷暖,为预报天气提供了宝贵的基础数据。如今,头发花白的苏玉杰刚刚退居二线,苏靓又接了父亲的班,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地继续坚守在这远离人烟的监测站。

一栋平房,两个房间,一间屋子摆满了电脑仪器,另一间屋子只有一张床,再加上一院子的气象观测设备,这就是苏靓生活工作的“全世界”。2017年刚过完年,同在气象台的苏靓就接了父亲班,“这一年可真快啊,转眼间又要过年了,这一年我学到很多东西,也体会到了父亲的辛苦与不易,但我更懂得了坚守这块阵地的意义。”苏靓回忆道,就在刚刚过去的1月份暴雪天气的某晚,夜间11点多,苏靓正坐在电脑前监控传输着气象数据,突然,一台电脑屏幕上的报警器亮了起来,显示监测仪器发生了故障。苏靓查看报告后,赶忙裹上大衣出门去检修,刚一开门就被一阵寒风激的打了几个寒颤。顾不上暴雪和寒风,苏靓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便往铁塔走去。十多米高的铁塔,攀登梯上也早已经结冰,苏靓小心翼翼地攀爬到了塔顶,经过检查发现,原来是夜间风向风速传感器被冻住了。问题虽然不大,但是只能用手把冰一点点轻轻地扣掉,就这样弄了快半小时,才清理干净。回到屋里苏靓才发现双手早都已经冻得红肿,失去了知觉。

“每天每隔一个时间段,风速、风向、温度、湿度和气压等,我们都要观测数据和发报,每一项数据的观测、抄录和校对都不能有误。如果碰到大风、雨雪、冰冻和雷暴等不利天气,值班工作会更加忙碌。”苏靓向记者说道。除了苏靓所在的监测站外,全市还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无人的区域自动监测点。虽然说是无人点,平时仪器设备的监控和维修维护也都是他们负责,因为各种天气原因都会有,极端的天气现象也会偶尔遇上,所以设备故障、线路跳闸这样的事情经常会发生,一旦区域站发生了故障警报,测站的值守人员也要在24小时内及时修理。

观测风云,辛劳艰苦,但当苏靓看到仪器正常运转,数据及时传输的那一刻,成就感和满足感瞬间就冲淡了疲劳,弥补了一切。当记者向苏靓谈起新年愿景时,他表示,小时候他习惯了没有父亲陪着度过的每个除夕夜,现在他又在渐渐适应每个除夕夜都要离开家人的感受。苏靓说:“今年春节将是我在气象站过的第一个年,我只希望过年期间不要再有恶劣的极端天气,能让市民和家人们都能过个好年。”

■记者 傅天一

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畅博彩票注册所有。未经事先协议授权,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复制、播出或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苏靓 父亲
责任编辑:杨梦云
0